• 《我与地坛》回归零点 - [读书笔记]

    2013-05-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ojuan-logs/234098190.html

          前段时间听有声小说倪萍的《姥姥语录》,从作品中跳出了一个通情达理活得一丝都不含糊的老太太,老太太说她喜欢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她怜惜那个年纪轻轻就瘫痪了双腿的孩子。因为《姥姥语录》喜欢姥姥,因为姥姥爱上《我与地坛》,因为《我与地坛》,回归零点。

     

         

     

     

     

     

     

          小时候语文课本上节选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印象中只是记得作者瘫痪了双腿,对生命已经绝望了,就经常去一个园子里面思考人生,然后就想通了。那时,我以为课文就是作品的全部,也没有想着要进一步去了解史铁生是如何在这院子里想通了他的人生的。直到手捧着纪念版的《我与地坛》,直到《我与地坛》迫不及待引领我进入书中的世界,直到进入书的世界就能安静下来。我认识了史铁生,认识了史铁生的家人和朋友,认识了史铁生的人生经历,也认识了自己未曾触碰过的心灵角落。

          地坛,不过是一座荒废的园子,也不过是《我与地坛》书中的一部分,但正是因为这地坛,因为在地坛里的这段日子,史铁生看到了很多他不曾看到的世界。有时候想,我的身边为何没有一处这样安静的地方?能随时跑过去,看着太阳升起来,聆听夏日的鸟叫蝉鸣,感受冬日的风吹雪飘。看着虫儿爬过,听见花儿开放,闻见树木散发的清香。不需要手机、电脑,不需要音乐、伴奏,于茫茫的宇宙中,顶着天空,踏着土地,与自然为伴,安静地去思考、去写作。甚至有些时候,我觉得史铁生是幸运的。如果他没有瘫痪,也许有着光明的前途,奔波于喧嚣的城市之中,匆忙地应付着各种各样的工作和工作中的人。但是,他也不会有如此多的时间去和内心对话,去和安静谈心,去和人生畅谈。也许,只有对生命完全绝望的人,才会乞求如此的宁静,才会只乞求如此的宁静。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其他人,只有生和死,而关乎生与死的思考,则完全可以纯粹到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真正想思考的事。正因为这种纯粹,才让史铁生思考了很多以前不会思考的事情,才会感悟到以前无法感悟的人生意义,也才练就了史铁生“想通”之后的写作本领。一直在思考着,为何我们如今找不到这样纯粹的园子?即使有,也必定有很多和我一样想法的人,于是这园子便也不可能那样纯粹了。直到最后,读完了整本书,我才发现:其实,与其在现实生活中寻找这样的园子,还不如在自己内心构建这样的园子,正如史铁生最后说的“那就不必再去地坛寻找安静,莫如在安静中寻找地坛。”。

          史铁生的双腿瘫痪,帮助他走上了一条与初衷不一致但同样精彩的路,对史铁生来说,虽然很痛苦,但也有很大的收获。那史铁生的母亲呢?“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有过我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在史铁生满脑袋尽是生与死的疑问那段时间,他的母亲是如何度过的呢?我常想,在每次史铁生离开家独自去地坛的时候,在每次满园子都找不到儿子身影的时候,在每次为了使儿子开心而推起满脸的笑容的时候,在每次看到儿子垂头丧气对生命充满绝望的时候,史铁生母亲的心里有多苦?也许,史铁生还是懂了,上帝那么早的把他母亲召回去,其实是对他母亲的怜悯。母亲的心是跟着孩子的影子走的,孩子的影子找不到了,母亲的心便也跟着去了。最后,史铁生还是想通了,想通了便成了“史铁生”,母亲希望他走的那条路,也许正是史铁生走的这条路吧。不是因为他的作品,不是因为他的名气,只是因为他的勇气,走出阴霾,走进阳光的勇气。只可惜,他母亲是再也看不到了。

          史铁生自己觉得,母亲希望他走的那条路是“扶轮问路”。“此一处陌生的地方,不过是心魂之旅中的一处景观,一次际遇,未来的路途一样还是无限之问。”一个叫史铁生的家伙,坐着轮椅,带着无限之问不断迷惑,不断明白,不断前行。史铁生悟到的不只是母亲的期望,更是他的人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有无数处景观,无数次际遇,可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每一次“归零”,重新过问生命的意义?我们总在批判那些半路迷航的人,认为他们意志不够坚定,容易受到旅途的诱惑,从而忘记了初衷,忘记了最终。何必呢?在人生旅途中总会遇见一些人,遇到一些事,从而改变一些看法。只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在受到这些“诱惑”的时候能够回归零点,重新过问生命的意义,重新出发,重新确定终点呢?

         也许,《我与地坛》,可以是一个“零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