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技术学基本理论研究》第二章——学科的对象 - [读书笔记]

    2009-10-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ojuan-logs/48938594.html

    哇,终于看完了第二章——学科的对象,这章给我的印象就一个字:乱,或者两个字:啰嗦。

    文章花了大量笔墨,大势宣扬研究学科对象的重要性。学科对象的研究是很重要,所以才更应该去研究,而不是反复强调“重要”本身。就好像一个人有很多家庭作业要做,但他一味的感叹“作业好多呀”而不去静下心来做一样。本章前26页都在分析学科对象的本身涵义与重要意义,在一大堆高谈阔论之后才开始出现国内外关于对象问题的研究,这不免让人产生头重脚轻的感觉——晕乎乎。

    这是其一,其二是重复的观点太多。

    在一章当中,才三页内容,就两次提到了李康的“大中小三个领域”,并且对三个领域都进行了解释。当然,观点提两次没有问题,但似乎没有必要对观点进行两次相同的解释。或许让读者自己回忆,或者翻到前一页去再看一遍,效果更佳。这种重复到处可见,再比如说到日本学者坂元昂曾经给教育技术学设定过三个领域的研究课题时,第67页对这三个领域的课题进行了详述,并且紧接着提到了加拿大学者米切尔的观点,也对此观点进行了解释。这些观点的陈述算是比较长的一段,然而在第76页又原封不动的重复了他们俩的观点。同样,不是观点的问题,因为他们观点的在现是为了表明不同的问题。但是,有必要再去详细解释这些观点的内容吗?更何况又是整整的一段。这些都还不足以表明作者喜爱“反复强调”的话,再去看看第90页开始的“为什么说教育技术学的研究对象是教育技术问题”,仅一节的内容,请你算算总共出现了多少次“教育领域中的技术问题、与技术密切相关的教育问题以及教育与技术的关系问题”,何不用“三大类问题”代替呢?编者不难写,读者也难看呀!

    还有一点,作者主张“不应当再更改学科的名称”,这个观点我很赞同,我也希望能有个大家共同认可的名称,避免混乱,但是教育技术学至今都没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名称,学科名称多样化是这个学科在目前这个阶段的实际情况,并且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所以对“教育技术学”的理解多样化,以至于对学科名称的争论不休,是因为专家们站在不同的角度在研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许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学科名称。但是,在有个公认统一的学科名称之前说“更改”,不是欠妥吗?是提倡学科名称的一致化,还是拒绝学科新名称的出现呢?

    关于“教育技术学是不是一门学科”这个问题,我之前迷惑:在汉语语境中,“教育技术”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技术,而“教育技术学”是以研究“教育技术”为任务的一门学科。教育技术能引起众多的争议,这可以理解,但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学科就是毋庸置疑的了。联系到我们的实际,教育技术学作为一门专业进行开设,已经当之无愧的是一门学科了。只是说该学科尚未成熟,还有很多引起争论与好奇的地方,但这些都不影响它是一门学科的事实。不能因为小孩子不会讲话就否定其为人。通过本章的学习,我的迷惑慢慢解开了,原来我把“学科”的涵义弄混淆了,只是从字面意义上分析,认为学科就是学术的分类、教学之科目,而忽略了其现代意义。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中的“学科”,是指在整个科学体系中,学术相对独立、理论相对完整的科学分支,它既是学术分类的名称,又是教学科目设置的基础。所以,对于关键字词,还是要从多方面去理解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