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技术学研究:任重而道远 - [读书笔记]

    2009-10-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ojuan-logs/48939158.html

    《教育技术学基本理论研究》让我坚定了一个事实:对教育技术学的研究,就像愚公移山,没有上天的帮助,面对着挡在我们面前的大山,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一捧一捧来挖。然而现在我们还仅刚刚动土,任务艰巨而长远,看着让人觉得可怜。

    首先,它连一个公认的名称都没有。虽然莎士比亚说过:“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没错,玫瑰不叫玫瑰,它还可以叫其他的,人们喜欢它并不是因为它叫“玫瑰”,但它为人熟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有个公认的名字,即使它可以不叫“玫瑰”。如果一部分人叫它“玫瑰”,另一部分人叫它“月季”,还有一些人叫它“康乃馨”,或者“牡丹”、“杜鹃”等等,虽然它依然芳香如故,但请你设想一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教育技术学连个统一的称呼都没有,怎么快速地传播、发展?难道靠公众的“心知肚明”,或者依赖教育技术学本身的“芳香如故”?你的同学朋友可以叫你“小宝”,你弟弟妹妹可以称你“宝姐”,你男朋友可以唤你“宝贝”,你爸爸妈妈可以呼你“宝宝”,但这所有的称呼都涉及到了你的名字,并且他们都是你亲近的人。如果是你的客户,你会把你的各种称呼都印在名片上递给他们吗?可是教育技术学会,所以外行的人大部分分不清“哪个”是教育技术学,也不知道该称教育技术学为“什么”?

    其次,不但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而且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桑新民说:“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是任何一门学科建设中必须首先研究和解决的问题。”但是别忘了他后面还有一句,“对于教育技术学来说,却又是一个至今悬而未决的难题。”仅从这个“又”字上就可以想象“悬”着的难题有多少,呵呵,“首先”研究和解决的问题都挂在那里,怎么要求“其次”“然后”的难题解决呢?还有,焦建利说:“不解决技术与教育的关系问题,不弄清楚教育为什么需要技术,技术对教育的促进作用以及教育技术学学科的价值,就只能是仅存在于理论上的一句空话。”看来,我们教育技术学已经讲了很多年的“空话”了,或者说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没有讲过一句实实在在的话,因为技术和教育的关系问题“只能是教育技术学研究长期的任务,有待深入研究。”离彻底解决还远着呢!

    我们还必须明白,我们目前的研究只是巍峨的山峰中的第一捧土,还有相当多的土要挖。可是,会不会有一部分人习惯停留于这第一捧土,借口说“这是一个长远而艰巨的任务”呢?所以,在怜惜我们自己的同时,还得发扬“愚公精神”。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或许,我们还可以更乐观点,襁褓中的婴儿虽然无知得可怜,但正因为未知,才有了无限的可能,才有了生命的动力,教育技术学也一样!

    分享到:

    评论

  • 的确很多东西让人很困惑,
    谁来引导我们,政府?大师?
    都是未知的。
    或许只能走下去才嫩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回复c781278说:
    可是,走走走,走到什么时候去呢?哎呀,也只能这样。
    2009-10-30 21:43:05
  • 其实即使学了四年,我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对别人解释我们教育技术。悲哀啊!
    听了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不明白也不为过了;
    高娟,加油哦,咱们教育技术指望着你啊!
    我是小乔
    回复joe说:
    哈哈,任重道远呀。
    2009-10-29 12:2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