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题之“三观” - [感悟]

    2009-10-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aojuan-logs/49474947.html

                      ——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关于死亡

    《震撼世界的七日》又一次把我拉回到2008512日汶川大地震的场景,那些触目惊心的一幕幕又一次在我脑海里上演。当地震来的那一刻,生命脆弱到不堪一击。无论你是警察还是学生,无论你是父母还是孩子,当面临死亡时,谁都没有赦免权。在这一刻,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生命的无奈,再一次迫使我考虑到死亡。

    老爷爷已经是肝癌晚期,可是他自己不知道,看着他还被蒙在鼓里的乐观着,我也只能陪他“乐观”着。生命,当死神在召唤时,谁都无法吝啬不给。

    远处还办着丧事,我跟爸爸说到前几天和老爷爷聊天时,他还说自己的病快好了,可是直到去世,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戛然而止,好可怜。爸爸说,这也没什么好可怜的,就是自然规律,人老了都这样,说不定哪天就病了,说不定哪天就死了。现在是老爷爷那一批,很快就是你爷爷奶奶那一批,然后就是我们这一批了。我的爷爷奶奶,我的爸爸妈妈?不,在我看来,他们都还离死亡遥远着,就像小时候,我觉得自己离结婚还遥远着……

    死亡,这是人生的必然。看起来离我们那么远,也许又那么近。好像昨天还在父母的监督下偷偷谈恋爱,今天就被父母逼着要赶快出嫁,原来“遥远”也不远,死亡亦如此。

    小时候就看选秀节目,看着那些哥哥姐姐们,感觉他们活在和我们不一样的大人世界,看着看着,他们就和我同龄了,比如说超级女生。可是再看快乐男生、快乐女生,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只能称弟弟妹妹了。原来,我们已经悄悄长大了,只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发现,或者发现了却不愿意承认。

    也许,很快,在爸爸妈妈那一批之后,就是我们……

    关于价值

    地震过去了,那些在死亡面前挺直了身躯的人,都值得我们敬佩,因为他们的价值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我在死亡之前,留下的有多少?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突然看着我们的英语老师疑问:她的这辈子算很有价值吗?虽然她很厉害,但她这么老了,她还会发挥什么作用呢?虽然那时的想法很幼稚,但最起码还考虑到了人生价值。现在,我能否认真的思考一下,我的价值在哪?我该如何充分发挥我的价值?

    虽然我不承认世界是唯心的,但是我相信命运。在命运的背后,我还相信汗水。初中毕业了,我想上好的高中,上高中了,我希望考大学,念大学时,我还想到了考研,读研了,我想干什么?命好,体现不了我的价值,汗水,也不能完全体现。高三,我学会了认真;大学,我学会了思考,现在,我正在学如何去学习。然而,即使学会了学习,我的人生价值呢?如何体现?猪被人宰了,算实现了它的“猪”生价值;水被喝了,实现了它的“水”生价值;柴被烧了,也实现了它的价值,只是人被什么了,才实现他/她的“人”生价值?小时候,总是懒懒的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做,也总兴致勃勃的希望自己什么都去做。当有家人生病时,我渴望自己是医生;当又要交电费时,我希望自己是收电费的;当需要购物时,我梦想自己成为店主。还有厨师、明星、作家,甚至是武功高强的女侠。我痴痴的以为只要我愿意,就可以成为他们。因为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小学生,前途是一片可以开发的荒地。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什么都做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我的家人既生病了,又要交电费,还要去购物,那我当谁?所以,我只能选一种,也就意味着要学会放弃。可是,我又慢慢的发现,即使是选做一种,也很难。厨师,我连菜都不会炒;明星,我唱歌跳舞都一窍不通;作家,我拿什么来充实自己?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顺其自然,今天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昨天也这样。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活在过去。

    如果有两辈子

    如果有下辈子,我或许会用被杀的形式实现我的“猪”生价值。

    我有时候会问自己: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

    人总是情感动物,压抑时,就感觉自己被扔进了冰水中,慢慢下沉,我无法改变水,水也改变不了我,最后只好静静的躺着,变成寂寞的沉淀。心浮着,飘来飘去,不上去,又不下来。在别人的光环下萎缩自己,在别人的眼光中伪装自己。总在劝着身边的人要开心,要乐观看待生活,可是没有发现自己连冷静思考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自己不爱自己,也同样得不到别人的爱。自己溺爱自己,却又不知不觉的迷失自己。真实的我在哪里?在这里的我又是否真实?

    想傻笑的时候就傻笑,想流泪的时候就肆意地哭,不用等到漆黑的夜里独自多愁善感;和人相处时,不用猜测对方是怎么样的人,都统称为“好人”;不用听不想听的话,不用说不想说的话,也不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不用看人家脸色,也不需听别人的语气。单纯的做自己的主人,单纯的对别人好,别人也单纯的对我好。说一些单纯甜蜜的话,做一些单纯幸福的事。坦诚地说出对方的不足,真诚地夸奖对方,也欣然地接受对方对自己的批评与赞扬。回到家时,弟弟妹妹还是可以“没大没小”地揪着我的脸,笑着说:“这胖猪猪还蛮可爱的。”也可以有事没事地向妈妈撒娇“妈妈,我要上厕所了”“妈妈,我要出去玩了”。即使是刚满两周岁的小妹妹,也可以跟她抢东西吃,或者是给她喂饭时帮她吃掉一大半,或者是和她对打。

    或许,这不应该是我,我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有22岁正常表现的人。可是,我是谁?这应该是谁?

    很多人很喜欢问一个很傻的问题:如果有下辈子,你想做什么?可是,也有很多人很快的给出很多的答案。我就想做猪!别说猪的命太短,对它来说,也是一辈子。就像相对王八来说,人生也就如“人眼中的猪”,可是它没说人的命太短。猪可以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事情都“置之度外”。谁说没有思想的东西不好,我宁愿做那没有思想的东西。不懂得喜怒哀乐,不了解悲欢离合,也不知道阴晴圆缺。无论外面猪流感闹得多么厉害,它还是可以闭着眼睛呼呼大睡。突然又想到了《谁动了我的奶酪》,其实我更羡慕里面的嗅嗅和匆匆,头脑简单得没有烦恼,日子照样过得红红火火。可是哼哼和唧唧,虽然一类守旧迂腐,一类敢于向变化挑战,但他们都是过得累的。如果哼哼和唧唧代表了这辈子的我,那么嗅嗅和匆匆不是更像猪吗?而我,更喜欢做嗅嗅和匆匆。

    如果没有下辈子,那么如果有上辈子呢?如果我生活在古代,我一定是隐士,远离喧嚣,远离人情事故,静静的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没有压力,没有私心杂念,不用为生活愁,不用为学习愁,不用为工作愁,不用为人际关系愁。和朋友聊聊天,有时间写写诗,没有人打扰我的生活,我也不干涉别人的生活。不用为看不完的文献愁,不用为找不到工作愁,不用为婚姻大事家庭关系愁。更主要的是,不会因为自己“不愁”而自责着去愁。现代的人就是这样,你每天忙忙碌碌,甚至还抱怨生活很累,但当你闲下来,给自己放了假,你又会觉得自己浪费了时间,觉得自己碌碌无为,所以更累。如果我是隐士,我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眼前活”!

    唯物论说,没有下辈子,也没有上辈子,一生过完了就死了,死了就没有了,没有了就不存在了。所以,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人,连想静静的做人都不行,甚至连想做猪都不可能!

    关于平等

    X老师是负责我们学生工作的,看起来很温和,因为他每次在台上讲话的时候都显得挺慈祥。可是有一次我找他帮忙,却发现他原来很冷。首先是打电话,当我陈述完事实,他先是指责,不是指责我,是指责我们学校,因为当时的情况不是我造成。他叫我去找他,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很没礼貌的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我懵了,X老师不是很和善吗?难道吃错药了?接下来我就去找他,打开门后,他结果我给的东西就转过身去了,似乎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当然,我还是说了,他转身过来,一脸的冷漠,我完全不能把他那时的表情与平时在讲台上讲话时挂上钩。或许,他就是那么冷,因为很快有另一个同学也说他“面无表情”。新生来了,很礼貌的问他洗手间往哪边走,他看都不看一眼的挥挥手,学生工作,就是这么做的?当然,可能X老师就是这种性格。可是,在一次领导见面会上,我发现了他的过度“热情”。当他弯着腰,嘻嘻笑,甚至还语无伦次的介绍领导时,我突然明白了,他不是很冷,也不是很热,而是很虚。

    难道弯着就表示对人的尊重,难道面无表情就表示自己的高贵?我们一直在提平等,可是即使是每天都在说着要平等的人,也世俗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平等。突然让我想起《窃听风云》中的慈善基金会的主席,大势宣扬行善,其实自己才是黑社会势力的头目,杀人不眨眼。越是说的美的人,越不美。就像去屑洗发水,往往越洗越多头屑。

    这就是现状,上面说到的只是一个例子,一个很小的例子,因为等级观念才是世界的主题。你不为我所用,就没有资格浪费我的时间去理你,即使我的工作就是理你。

    我们都活在面具下面,都懂得在遇到不同的人时更换不同的面具。久而久之,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了?

    世界是黑的

    既然人都得死,既然人都无法自由,既然人都不平等,那么人为什么还活着?虽然每个选择死去的人都有去死的理由,但活着的人都没有理由不活着。

    即使世界是黑的,我们还得活在黑色里。

    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考英语六级,那时正流行买卖六级答案。有个同学开玩笑说考试的时候要带个手电筒去,我们都很纳闷,她说:“因为我想对老师说‘太黑了,我看不见’。”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说的是考场太黑,其实黑的又何止考场,官场、商场,就连这个世界都不是白的。

     我们提倡爱,爱自己爱家人朋友爱陌生人,但是我们又一边在剥夺爱。我无法深入体会到身心灵、地人天的和谐,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生活在这种和谐的世界里。科技发达了,环境污染了;生活好了,身体坏了;权力大了,清廉小了;诱惑多了,原则少了;钱多了,快乐少了;世界大了,心却小了……我们能够装下的,有时连自己都不够。

     整个世界都是浮躁的,在自己的哭声中降临世界,然后互相比拼、争斗,看谁能够承受得更多,累了、老了,想要的东西都有了,却在亲人的哭声中与世长辞了,有些人,连亲人的哭声都听不到。那时,当你回忆你的人生,想想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给它怎样的定位呢?

     过去的就过去了,就像小时候,我傻傻的以为世界上只有“我们”,我们都是好人,我们都有着自己的价值,我们都活在永远的童年里。可是,都过去了,而且都是天真、纯洁,但是不真实的。现在,看得更多了,想得更远了,世界就复杂了。我不想预测未来,未来就代表未知,未知就包含所有可能性,然而,人永远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世界是变的,我对世界的看法是变的,我自己也是变的。未来就是未来,永远处在过去和现在的延长线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