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技术学基本理论研究》让我坚定了一个事实:对教育技术学的研究,就像愚公移山,没有上天的帮助,面对着挡在我们面前的大山,只能靠自己的双手,一捧一捧来挖。然而现在我们还仅刚刚动土,任务艰巨而长远,看着让人觉得可怜。

    首先,它连一个公认的名称都没有。虽然莎士比亚说过:“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没错,...

  • 哇,终于看完了第二章——学科的对象,这章给我的印象就一个字:乱,或者两个字:啰嗦。

    文章花了大量笔墨,大势宣扬研究学科对象的重要性。学科对象的研究是很重要,所以才更应该去研究,而不是反复强调“重要”本身。就好像一个人有很多家庭作业要做,但他一味的感叹“作业好多呀”而不去静下心来做一样。本章前26页都在分析学科对象的本身涵义与重要意义,在一大堆高谈阔论之后才开始出现国内外关于对象问题的研究,这不免让人产生...

  • 关于第一章,我有两点感触:

    第一,我认为教育技术学之所以普及、应用及发展如此慢,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教育技术学”,或者还有很大一部分教育技术学专业的学生、学者在本专业学习几年后还弄不明白“我们学的到底是什么?”“教育技术学是什么?”。其根本原因有:①对“教育技术学”的定义一直扑朔迷离,没有统一的标准,权威人士尚且如此,学生、学者更不知如何理解,其他公众也就无从谈起...